新闻中心

62岁完成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六星跑者李战哲见证中国马拉松变迁

发布者:pt游戏-pt游戏下载-pt游戏官网 浏览12次 【2020-02-08 11:59:28】

  近年来,中国的跑步热潮一直高涨,马拉松赛事更是遍地开花。据中国田协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马拉松及相关赛事总参赛规模为583万人。除了在国内跑,人们还喜欢出国跑。据世界马拉松大满贯赛事联盟战略合作伙伴万达体育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的六大满贯赛一共吸引了6155名中国内地和港澳跑者。数量均居这六大马拉松赛事海外跑者前列。

  为何人们执着于跑马拉松?“一千个跑者,有一千个马拉松故事”,或许人们最初跑马拉松的原因不尽相同,但几乎每个跑马的人,都因为这项运动而经历了不一样的际遇。

  66岁的北京跑者李战哲,从1982年参加第二届北京国际马拉松开始到现在的37年间,从未停下奔跑的脚步,同时他也因为跑步有了不同的人生体验:当全运会、亚运会和奥运会的火炬手、上中央电视新闻联播、成为中国第6位完成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的六星跑者,还遭遇了令人难忘的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在体育大生意的采访中,李战哲讲述了他和马拉松的故事,而这些故事背后则是中国马拉松近40年的蜕变。

  年少时的李战哲,有些像电影《阿甘正传》的主人公。从13岁起,每天早晨会追着公车跑。参军后每天早起一小时,顺着环山公路奔跑。也正是这段听起来有些“阿Q”精神的经历,为李战哲之后的跑步生涯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一次部队的运动会中,李战哲一鸣惊人,让领导注意到这个年轻人的跑步天赋。1974年,部队派李战哲前往南京军区空军田径队进行半年集训,也正是这一次集训让他的跑步成绩大幅提升。

  70年代时,人们的平均消费水平低,跑步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件“吃饱了没事干”的傻事,国内坚持跑步的人很少,更别提正规的马拉松比赛,只有4000米等等短距离竞赛。“很多人都开玩笑,说你干嘛要这么累?也有一些人会调侃我,但是我都当耳旁风过去了,因为我对别人说的话很不在意,我有我自己的爱好,我就是很执着。”

  一直到1982年,李战哲以业余运动员身份被选进北京队参加第二届北京国际马拉松,这才有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场马拉松。当时北马还没有对普通人开放,只有设男子全程组一个项目,总的参与人数不到300人。尽管参赛人数不多,但在当时却是件稀罕事,很多百姓聚集到长安街旁看热闹。

  “我印象很深刻,大概有二十万人走上街头,为参赛运动员加油。现场是很感染人的,因为虽然我们只有200多个运动员在比赛,但是整个长安街当时都是戒严的,车都不让走,前面有摩托车,气势非常壮观。”

  在那一年比赛中,李战哲的成绩是2小时46分48秒。作为一个业余选手,这样的成绩即使在如今也是非常靠前的。

  第一场马拉松过后,李战哲参加的马拉松赛事越来越多,渐渐成为圈内外的红人。1983年,既是业余运动员又是党员干部的他当选了北京市第五届全国运动会的火炬手(全市只有三个火炬手),之后又先后被选为1990年北京亚运会火炬手、2008年湖南奥运火炬手(当时李战哲在湖南工作)、2008年可口可乐奥运火炬手。

  1987年8月底,李战哲作为迎接北京亚运会长跑队的南方长跑队队长,在拉萨将第十一届亚运会的组委会宣传旗帜交给了西藏自治区主席热地,当晚这个画面上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

  “我大概是中国为数不多的,集全运会、亚运会、奥运会于一身的大满贯火炬手”。谈及这段特别的经历,李战哲笑言,也因为当火炬手,他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上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在他看来,跑步就是自己人生中的“贵人”,不仅让他有机会体验不一样的经历,还使得自己在工作、生活中获得了更多意外的惊喜。

  李战哲介绍道,当时不比现在,条件非常艰苦,并没有高额的赛事奖金和赞助等等。连续十年他都是北京市海淀区冬季越野长跑的冠军,当时的奖励是一张奖状外加一身运动服,这身运动服在当时已经算是稀缺物资了。

  但正如李老此前所言,纯粹是因为热爱跑步才跑步,生活条件的艰苦并没有打击他的信心,“我年轻的时候八几年,每个月都跑将近500公里,有时候甚至跑到530公里左右,全年的跑量累计大概将近6000公里。”

  “当时也没有那么多体育场供你去跑步,所以我只有在公路上进行变速跑,进行间歇跑,自己用秒表来掐时间。所以在记忆里,我年轻的时候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孤独地跑步当中度过。”

  对于李战哲跑步的爱好,他的家人给予了很多帮助和支持,在那个物资匮乏的时代里,李夫人想尽各种办法为丈夫补充营养,每次锻炼后都会帮他放松。“我很感谢我的夫人,没有家人的支持很难坚持这么久的。”

  2012年,已是花甲之年的李战哲决定挑战世界马拉松六大满贯。出国跑马拉松需要花费不少钱,李战哲估算了一下,参加完六站赛事需要将近花费20万元,所幸他的老东家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为他提供了资金支持,尽管当时他已经是退休员工。

  “大满贯”一词在体育竞技界并不少见,一种说法是指一个运动员或某支运动队在某个项目中,例如乒乓球、羽毛球,获得过包括奥运会、世界锦标赛和世界杯三大赛的单项个人或集体冠军,;另外一种则是指网球界的大满贯,多指温布尔登、美国公开、法国公开、澳洲公开四大赛事。

  而跑步届的大满贯则在竞技性之外,多了些社会和商业性质。当前世界范围内跑者公认含金量最高的大满贯是世界马拉松大满贯。世界马拉松大满贯是自2006年设立的世界顶级马拉松巡回赛,包括城市马拉松赛、世界田径锦标赛马拉松和奥运会马拉松,代表当今马拉松运动的最高水准。

  由于大众选手基本无缘参加世锦赛和奥运会,因此参加大满贯中的城市马拉松赛就成了全世界跑者的梦想。目前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包含六个年度城市马拉松赛:波士顿马拉松、伦敦马拉松、柏林马拉松、芝加哥马拉松、纽约马拉松、东京马拉松,六站比赛被统称为“马拉松六大满贯”,成都马拉松、新加坡马拉松则在门口“排队”,有望成为新的大满贯成员。

  六星跑者则指的是完成了全部六场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系列赛的跑者,每一位六星跑者会获得赛事方颁发的纪念品,一块特殊的六星奖牌及六站完赛证书。据统计,截至今年伦敦马拉松,全球一共有6133名跑者获得”六星跑者”称谓,其中有340位跑者来自中国。

  李战哲是中国第六位获得“六星跑者”称谓的人,他的马拉松大满贯平均成绩是3小时46分,在中国60岁以上的“六星跑者”中排名第一(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波士顿马拉松是根据年龄来划分参赛门槛的)。

  这六站赛事中,李战哲印象最深的是波士顿马拉松。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终点线附近发生至少两起爆炸,当时中国大陆的参赛选手不到30人,“恐怖者终点的炸弹定在四小时爆炸,我的完赛成绩是3小时44分50秒,等我跑到终点以后,炸弹才爆炸!波士顿2013年总共有3万多选手参赛,大概有1万多选手完赛了,剩下的将近2万选手因为爆炸没有完赛。所以我还是比较幸运的。”

  有趣的是,在近四十年的跑步生涯中,李战哲很少自己买运动服,大部分物资都是由赛事方或各个品牌商提供。据李战哲介绍,最初参加马拉松时,所有的服装都是由赛事组委会提供,当时的赞助商是耐克、阿迪达斯等海外品牌;参加奥运火炬手时,长沙李宁公司提供了装备;参加六大满贯时则是由Newbalance提供服装;目前李宁是长期装备赞助商。据李战哲估算,自己一年需要消耗约2万元的跑步装备,如果没有品牌方的支持,自己承担费用还是会有些压力的。

  如今,已是66岁的李战哲依旧保持每天10公里左右的锻炼,为地方的马拉松站台、参加半程马拉松,同时还担任多个跑团的总顾问。“我现在很愿意跟年轻人经常的分享交流,跟他们多分享多交流,把我几十年的跑步的经验故事分享给他们,让他们起到一些借鉴的作用。”他表示,自己虽然在跑步过程中小伤常有,却没有遇到过大的伤病,希望通过分享和传播,引领年轻的跑者,让他们更好地参与到马拉松这个项目当中。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有人却在这有限的长度中,赋予了其无界的广度。李战哲是这样,几百万跑者也是这样,他们用自己的脚步,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而马拉松也因为他们的存在超脱于运动,成为人们精神的归宿。